账号: 密码: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文史天地
文史天地

民进先贤的新政协记忆

来源:人民政协网 |  日期:2020-07-27 浏览次数:已点击:

1948年,在解放战争迅速发展的形势下,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各民主党派在热烈响应的同时,围绕新政协的认识、目的、任务、时间、地点、召集者等与新政协筹备有关的方面展开热烈讨论,表明立场和观点,就新政协的方向和任务,提出意见和建议,为新政协的顺利筹备和召开奠定了思想基础。

中国民主促进会常务理事马叙伦王绍鏊许广平发表宣言,表明态度:

上海、北平、香港本会同志并转各地同志:

叙伦等已先后进至解放区,一遂平生向慕之愿;据所闻见,中共领导人民解放革命,确已成功;由其全心全力为人民利益服务,故所到立被欢迎拥护。

——中国民主促进会常务理事马叙伦王绍鏊许广平告本会同志

这是中国民主促进会发展史上一个标志性事件。

马叙伦:有中国共产党在领导我们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中南海怀仁堂开幕。中国民主促进会经过民主协商,推举马叙伦、许广平、周建人、王绍鏊、梅达君、徐伯昕、林汉达、雷洁琼为正式代表,严景耀为候补代表,出席一届政协。赵朴初作为宗教界代表,郑振铎作为文联代表,葛志成作为教育界的候补代表,冯少山作为工商界的候补代表出席了大会。另外,1949年时还不是民进会员的叶圣陶,作为中华全国教育工作者代表会议筹备委员会的代表也出席了新政协会议。

马叙伦被推为大会主席团常务委员。民进首席代表马叙伦在大会上发言,表示要“用最大的努力,从事于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共同建立光辉灿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马叙伦在发言中说:

全国人民渴望的中国政治协商会议,已经开幕了。这是由于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的伟大胜利所获得的。不但我们全体代表在这儿欢欣鼓舞,开会的消息到哪儿,哪儿的人民也大大地欢欣鼓舞。现在本席代表中国民主促进会敬致庆贺的热忱,并向领导人民获得伟大胜利的中国共产党和英明的中国人民领袖致敬!

我们认为那三个即将在大会上通过的,揭开中国新历史的文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是中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胜利的产物,我们热烈地予以拥护。

中国人民历来受封建势力的压迫,一百多年来,更受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各阶层的人民,包括民族资产阶级在内,都受到它的迫害,因此,对于帝国主义和封建制度,都有着程度不同的反抗性和革命性。可是没有无产阶级的领导,中国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是不能成功的。中国资产阶级也曾经发动过革命,但是一旦政权在手,就跟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妥协,而且被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掌握了领导权,压迫人民,屠杀人民,剥削人民。现在可不同了,我们已经形成了以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我们不但得到了胜利,而且能够巩固这个胜利,开始建设新中国。这是有保证的,因为有中国共产党在领导我们。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意义是有世界性的。中国人民的胜利,对于保卫世界和平有着巨大的贡献,对于东方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给予一个极大的鼓励,对于帝国主义殖民地的统治,给予一个严重的打击。

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工业落后的国家。革命胜利以后最重要的任务是生产建设。所以我们必须共同来鼓励私人资本,及海外华侨与国家资本有计划地合作,发展工业。我们相信:新民主主义中国的民族资本家与英美旧民主主义的资本家不同。英美资本家是专为个人利益打算,对于国计民生,他们是不管的。我们的民族资本家的利益与国家民族的利益是分不开的,所以必能依据共同纲领的经济政策来合力建设工业化的新中国。

在思想方面,我们更当注意所谓“民主的个人主义”的思想,要是不把英美旧民主主义的思想加以澄清,这种思想就会残留下来的。所以我们必须加紧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并广大地推行这种教育;大家要在密切团结之下,改造自己,在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目标下面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使类似发生于匈牙利的国际大阴谋,在中国没有空子可钻!

现在人民革命胜利了,民主联合政府就要宣告成立。但是目前的伟大胜利,正如毛主席说“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因此在会议以后,我们还得认真地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意义,共同纲领的精神和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特征,向群众传达,并贯彻实行会议的决议,使全国人民在中央人民政府的政权底下,更能团结一致,一面来肃清反动派的残余力量,铲除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使美帝和反动派的任何阴谋,无隙可乘;一方面用最大的努力,从事于经济建设,共同建立光辉灿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雷洁琼:一次难忘的幸福会见

1949年1月中旬,在燕大任教的严景耀、雷洁琼夫妇,受在哈尔滨的马叙伦的委托,到西柏坡出席中共中央召开的有关民主党派的会议。在西柏坡,严景耀、雷洁琼夫妇,受到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的亲切接见。毛泽东还同严景耀、雷洁琼夫妇作了彻夜长谈。据雷洁琼事后回忆:

1949年1月中旬,当我们得到去西柏坡的通知时,我的心情更加激动。我们乘着吉普车经过不少村庄田野和山坡,在暮色苍茫中到达平山县……我们下车后,警卫人员招待我们进入饭厅。饭厅里朴素整洁。一会儿,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邓颖超等同志都来到饭厅。周恩来同志将我们逐一介绍给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当时才五十几岁,容光焕发,神采奕奕,他和我们亲切握手问好。我能够在西柏坡见到周恩来和邓颖超同志也非常高兴。两年多以前,我在南京下关惨案中受伤住进医院时,周邓两位同志曾到医院慰问。周恩来同志当时对我们说:“你们的血是不会白流的!”当时他那洪亮的声音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和鞭策。今天来到解放区,我受到毛泽东同志和好些中共领导同志的接见,说明周恩来同志的预言应验了。

吃饭时,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邓颖超同志和我们分别坐在两张普通的方桌旁,共同进餐。毛泽东同志平易近人,谈笑风生,气氛十分轻松愉快,把我们初次见到中共领导人的那种拘谨的心情也逐渐驱散了。

饭后,我们随着毛泽东同志走进他的办公室。这原是一间普通农民的住房,家具简单朴素,办公桌和桌椅都是木制的。桌上有笔筒、毛笔和方形铜墨盒,墙壁上挂着一张中国地图,屋里有电灯,也有备用的煤油灯。我们围绕着书桌坐下,亲切地交谈着。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和任弼时同志也参加了我们的谈话。

之后,回到北京的雷洁琼,又投入到新政协筹备会的工作之中:

筹备会分为6个小组,分别负责各项筹备工作。我参加第四小组的工作,起草《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董必武任组长,黄炎培任副组长。在筹备会期间,第四小组同志先以漫谈形式,广泛交换意见,并推举张志让等7人先准备一个讨论提纲,提交小组讨论。筹备会闭会后,本小组全体同志在7月8日又召开一次会议,根据原先准备的提纲讨论,对于国家的名称、属性,政府组织的民主集中制基本原则,国家最高政权机关产生的方法,人民政府委员会的组织,最高行政机构的名称以及所属机构的建立等等重大问题都逐一进行了讨论,达到基本的一致意见,并推定董必武、张奚若、阎宝航、王昆仑、张志让等五人负责起草《政府组织法》的初步草案。这个草案经过征询专家意见和筹备会常务委员的反复讨论,又多次修改,在9月17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作了原则通过,准备提交新政协正式召开大会时讨论。我在这个小组讨论过程中学习了不少东西,增加了很多新的政治知识。

葛志成:忆往事怎不令人心潮澎湃

1949年6月15日在北平举行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葛志成是以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理事的身份参加的。接着,9月21日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葛志成又以中华全国教育工作者代表会议筹备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参加了大会。后来忆及这些往事,葛志成说,“怎不令人心潮澎湃”:

那是1948年的深秋,上海笼罩在白色恐怖中。一天,地下党组织通知我,要我率领上海教育协会代表团,马上离开国统区的上海,到解放区去商谈有关新政协的筹备事宜。后来我得知,参加新政协筹备单位,特别增加了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等团体单位的代表。

1949年6月15日,全国人民热烈盼望的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终于在中南海勤政殿隆重开幕了。

我清楚记得,开幕那天晚上,7时40分,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走进会场时,场内响起热烈的掌声。毛主席身穿深灰色中山装,含笑坐在主席台右前排101号座位上。周恩来副主席坐在毛主席右边,左边是朱总司令。周恩来同志担任大会临时主席。毛主席首先在会上总结了中国革命的进程,指出了中国今后的发展方向。他说,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的时机已经完全成熟,这筹备会的任务就是完成各项必要的准备工作,迅速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以便领导全国人民以最快的速度,肃清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势力,统一全中国,进行建设工作,全国人民希望我们这样做,我们就应当这样做,他那带着湖南口音的洪亮声音,至今还好似响在我的耳边。

在会议休息时,毛主席同许多代表握手,他和我握手时,问了我的姓名后说:“噢!你是上海的教师代表,是从山东解放区来的吧!”接着,就坐下来同我谈话,毛主席对上海教师民主运动的斗争情况很了解,并问了好多实际情况。他称赞上海教师工作做得好,是支援解放战争的一支重要力量。并说:“你的工作做得很好嘛!”我回答说:“我们的工作有一点成绩,是党和您领导的结果。”我还转达了上海教师对毛主席的问候。

筹备会期间,葛志成参加了以谭平山为组长的第二小组。第二小组负责起草新政协组织法。在6月18日举行的成立会上,推定谭平山、周新民、王绍鏊、叶圣陶、沈兹九等起草讨论提纲。这个组织法后来成为新政协三大文件之一。

政协呼唤民进,民进参与政协。民进老一辈领导人积极参与新政协的筹备,为新政协的顺利召开作出了重要贡献。

叶圣陶:此确大事件值得永远纪念

从1949年6月15日召开的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第一次会议,到9月17日召开的第二次会议,经过三个多月的紧张工作,筹备会完成了各项预定任务,为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建立新中国做好了充分准备。

就在这三个多月时间里,叶圣陶在他的《北上日记》中记录了他作为新政协筹备委员会委员和起草新政协组织条例的小组成员之一,参与起草政协组织条例和共同纲领,以及参加第一届政协会议的经过。摘录一二,以纪其盛:

6月12日,星期日

(下午)二时半,在北京饭店与参加筹备新政协之同组诸君开会。余之一组曰“文化界民主人士”,凡七人,雁冰、振铎、欧阳予倩、田汉、侯外庐、曾昭抡及余也。如是之单位凡二十三,人数凡一百三十四。闻知大会于十五日开幕,连开四日,然后将筹备各项交与秘书处执行。

6月15日,星期三

(下午)五时半,再至北京饭店。晚膳后,与所谓“筹备代表”共至中南海。

会场在勤政殿,布置颇雅致。此会全名为“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诸人按排定位次入座,每单位集居于一排。一百三十四代表而外,又有来宾数十人,刚好坐满。八时许开幕,毛泽东、朱德、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陈叔通、陈嘉庚七人依次讲话,皆不甚长,作用同于序文,中间休息十分钟,至十时过散会。初料今夕之会必将甚久,而简短若此,殊觉欣悦。

9月21日,星期三

(下午)六时二十分,驱车至怀仁堂,参加人民政协会议之开幕式。此会场经过改造,有桌可凭,有圈椅可靠,较之前舒适多矣。墙上粉刷简单而明快。台上悬孙中山与毛泽东画像。中间挂政协之会徽。乐声作时,场外鸣礼炮,全体鼓掌,会遂开幕。先为毛氏致开幕辞,继之,刘少奇、宋庆龄、何香凝、张澜、高岗、陈毅、黄炎培、李立三、赛福鼎、张治中、程潜、司徒美堂十二人相继讲话,

历二小时有馀。其中赛福鼎为新疆人,所讲殆是维吾尔话,有人翻译。司徒美堂八十三高龄,所讲为广东话,亦有人翻译。以内容言,自以毛氏之言为充实,次之则刘少奇、宋庆龄二人亦有意义。

9月27日,星期二

下午三时,仍至怀仁堂开大会。发言者多至二十五人,完毕已六时。于是讨论政协组织法、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两草案,于小节颇有商讨,然后全体通过,鼓掌历数分钟。继之讨论国都,决定北京。纪年决用公元。国旗决用五星红旗。五星一大四小,均在四分之一之部分内,四星集向大星,确比前次小组讨论赞同者为好看。国歌决暂以《义勇军进行曲》为代用品。至于国名,两个文件内皆明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家不赞同用“中华民国”为简称。以“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绝非同物也。此诸决议通过,复大鼓掌。此确是一大事件,值得永远纪念。

9月30日,星期五

下午,仍至怀仁堂开会。先选举全国委员会。以候选人一百八十人之整个名单一次举手通过。尚留空额十八名,俟将来需要时再补。次选正副主席及政府委员会,系无记名票选。票即候选人之名单,投票人于其不同意之人可以划去其名而另易他人,亦可划去而不补书。

投票毕,讨论宣言稿。已与昨日所见者有异,又经修改矣,大致皆三个文件中重要语句,文尚可诵。一致通过。继之通过建立百馀年来为国牺牲之英雄之纪念碑,即以政协全体会议名义于今日奠基,地点在天安门外广场之正中。于是全体代表驱车至其地,行简单之仪式,为时约十余分钟。

返会场候不多时,开票已结束。毛泽东当选为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六人当选为副主席,此外政府委员五十六人不悉记。一时鼓掌高呼,情至热烈。于是朱总司令致闭幕辞,乐队奏国歌,散会。政协会议至此乃圆满完毕。

1949年10月1日下午,叶圣陶作为政协代表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叶圣陶不由万分感慨:“如此场面,如此意义之盛事,诚为生平罕觏。”

(作者系民进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委员会办公厅主办

2009年- 2017年版权所有 黑ICP备11003656号

您是我们的第 210081 位访问者